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您所在位置:首頁 > 作家在線 > 作家印象 > 正文

耿雪凌:班頭張世勤和他的小說

更新時間:2015-09-08 | 文章錄入:wsl | 點擊量:
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·

  第一次見到張世勤是在魯迅文學院山東中青年作家研修班上。他一副笑瞇瞇的老好人模樣,被任命做了我們的班長,我們親切地稱他班頭。

  班頭其實是個苦差事。來自四面八方的54名學員,性格迥異,都是不知天高地厚自由散漫慣了的家伙,沒有一盞省油的燈;要協助文學院的老師們安排好一班人的食宿,要嚴明組織紀律,少說沒人當回事,多說惹人煩;要組織小說、詩歌、散文及不同層面的研討會,座談會;要完成《山東文學》下半月第7期的組稿。如此等等,他忙得不亦樂乎。再忙,也總是一副笑瞇瞇的老好人模樣。也因為他忙,學習期間,和他搭話少而又少。

  這些年孤陋寡聞,讀書少,認識的作家也少??创竺ΧΦ聂斣豪钜圾Q院長在講課時老是拿他插科打諢,拿他說笑,想這班頭一定是有些來歷的吧?也一定是不同凡響的吧?

  果然就是有來歷的,果然就是不同凡響的。學習結束后惡補讀書,很快看到他的中篇小說《婪岸》?!独钒丁?,單是題目,就足以吊起人的胃口,拿來讀,一讀,就放不下了。文章一開頭就說:“羅曼和羅蘭搬到我對門那天,我和妻子蘇枚剛辦完離婚手續”,哈哈,有點意思,一個剛離婚的男人,和兩個年輕的女子,應該是有看頭有嚼頭的。果然,在作者沉著冷靜的敘述中,一個懸念接著一個懸念,一個疑竇接著一個疑竇,先是看到了兩女子衣服堆中的一身仿制女式警服,接著是羅曼半夜突然砸門叫“我”,“我”看到全身赤裸的羅蘭,手里拿著一把刀,再接著是兩女子的突然搬離,然后“我”又應邀與兩女子同居于一幢別墅,再到有著神秘面紗的“婪岸洗浴城”,最后兩女子的神秘失蹤,文章結尾,也頗令人回味。“我”因為那方面不行,和妻子離婚,因為行了,被兩女子趕離了別墅。妻子回歸,卻又是為了“我”的不行,“為了守著一個不能惹事的男人,安安心心過日子”,“說這話的蘇枚并不知道,我已經是一個真正的男人!”作者一路逶迤蛇形,牽著人在一個夢幻般的故事里游走,亦真亦假,亦夢亦幻。小說我是一口氣讀完的,讀完,靜默良久,神思還在恍惚,還在為故事中的人物命運唏噓糾結。

  因為《婪岸》的吸引,我微信要班頭的書讀。他說,小說集還未出,發你郵箱幾篇最近發的稿子吧。于是,斷斷續續又讀了他的《薄冰》、《諜愛》和留住鄉愁中篇系列《狗尾巴城堡》、《司息河的呼吸》以及《牛背山歌謠》等中短篇?!侗”肥枪賵鲱}材的,近年來,官場小說泛濫,也俗爛,張世勤能有膽量涉足,并能寫出新意,實在是難能可貴。小說以第一人稱展開,“我”被提拔為土地局局長,妻子去了美國,母親來到了城里的家中。為了照顧母親,順其自然有了小保姆的出現。故事圍繞小保姆和母親展開,直到身邊的幾個人相繼被帶走,“我”才知道,“我”視為女兒的小保姆,是一個安插在身邊的誘餌,是一顆定時炸彈。生活中的誘餌和定時炸彈無時不在,無處不在,人在官場,如履薄冰。而幫助“我”排除定時炸彈的,恰恰是不放心“我”當官的母親。

  《諜愛》是一個青春愛情故事,也是很普通的題材,但是作者獨辟蹊徑,從一個神秘而陌生女子的電話邀約引出故事,角度切入的好,有迷失,焦慮,絕望,有形式上的對抗,小說的精彩之處在于不斷拋出的謎團和煙幕彈,讓事件的發展反邏輯,讀來,有諜戰大片的神秘莫測和引人入勝。能把俗爛的題材新出新意,能把普通的故事寫得耐讀,沒有一定的構思技巧,沒有一定的語言功底,是達不到的。班頭果然是不同凡響的。

  留住鄉愁系列中,《狗尾巴城堡》也是第一人稱敘事,文中的“我”,是一個因雷擊而變成的傻子,又因再次遭雷擊而變成正常人,而變成正常人的“我”,仍不得不以傻子面目示人。其中的悲涼,心酸,無奈,正是作者對當下鄉村處境的思考和困惑。故事情節設置跌宕起伏。在兩次神秘的雷擊中,“我”變傻又變清醒,木匠被釘進墻里,和“我”媳婦雪花偷歡的毛蛋被雷劈死;為躲避火葬,“我”在一個夜晚,把死去還沒“出陽”的爹背到東崮埋葬:在農村拆遷的過程中,“我”意外獲得神婆三婆的愛情;社區建成、村民搬進樓房后,雪花回來又走了,三婆也投入別人的懷抱;熟悉的狗尾巴村不見了,手寫的春聯不見了,往年春節里紅火的氣氛不見了,在傳統的“請家堂”儀式上,更是上演了一場活生生的鬧劇。

  《司息河的呼吸》寫的都是一些鄉村小人物,像四殺把、小羅漢、劉小手、白娘子、小花、張耳朵等,寫實與寫意,象征與傳奇,作者在描摹鄉村人物生活的困頓中,始終保持感覺的敏銳,在他的筆下,人潛在的私欲和功利昭然若揭。鄉村題材小說是一個大題材,在鄉村與城市的沖撞中,張世勤通過各色人物的不同際遇,展現了時代變遷中傳統倫理與現代文明的對抗與沖突,作者對人倫、世俗的溫情憑吊,對生命的尊重與愛戀,也殷殷呈現。

  第二次見班頭是文學院組織的采風,他和一干人路過我這座城市,我盡地主之誼,請班頭和同學們喝羊肉湯。喝羊肉湯的班頭仍舊一副笑瞇瞇的老好人模樣,對于酒,也笑瞇瞇地來者不拒??粗敲匆粋€笑瞇瞇的老好人,禁不住會想,哈哈,生活真有意思,生活也真奇妙。你不知道你面前的一個笑瞇瞇的人會有一肚子的故事,你不知道你哪句話,或者是一個蹙眉,或者是一個迷離的眼神,都會被這個人演繹出一個玄妙的故事。你不知道的時候,他已設局,把你牢牢地陷在他的小說里,你廢寢忘食,又心甘情愿。于是,有一個錯覺,覺得坐在眼前的他神秘而陌生,倒是在他的小說里,方才覺得他這個人是那么真實地存在,他的形象隨著他小說中的人物,日益豐盈,靈動,同時,也因他小說人物的豐富多彩,氣象萬千,又進一步加重了他現實形象的神秘和模糊。

  班頭發過來的電子版,厚厚的幾百頁,讀來實在累人,翻找又不方便。說與班頭時,他說,不值得你那么認真讀。哈哈,值與不值,他說了已經不算。讀后,我已自知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360彩经网杀号定胆